返回
作文章網
菜單
app 換背景

剪一段歲月的時光

發布時間:2020-02-26 14:27:39
主頁 > 文章 > 原創文章 > 傷感原創文章 > 剪一段歲月的時光
正文共1692(過濾空格、圖,但標點、數字占一個字)
tag標簽:歲月時光
  那正午的日光,把橋面烘烤得如同黑漆一般時,瀝青就開始柔軟,跑在橋面的車子有著吱吱聲響,順著細縫漏下來,反倒聲音轟響,一震一震,這聲音威武有勁,像是橋梁的幾根粗柱,顫動一種遒勁的力量,這種力量一直在延伸,延伸到無盡頭……
  我很少用筆墨去描敘中午的日光,太過熱烈的東西,我都不善表達,只是四下的植物在這般的日光里,極其淡了起來,甚至看了遠去,似乎一片模糊。記得張愛玲一篇文章這樣描述的“那哽咽的日色,使人想起“長安古道音塵絕,音塵絕——”記得她筆下是殘照,把很巍峨的過去,利用殘照來荒涼,讓它愈顯示空虛中的空虛,所以張愛玲用了“哽咽”的日色。時下的日色,我忽然間想用“哽咽”這個詞來表達,也是一種極致的描敘了,只是此時的“哽咽”不再是張愛玲筆下的殘照,“哽咽”的意韻自然不同了。
  不遠處的馬路上,沿路兩旁的白楊樹,蔥綠地合歡著,青磚紅頂的房舍,在一片蔥綠里,散發出白色的散點,時隱時現,老墻根上,一顆古樹的影子,象是皮影在墻面上舞動,正是正午,一片靜謐是自然的,人們的午覺在夏日里,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習慣。一條小徑斜坡而下,兩邊的蘆葦便有了詩經的情味來,小徑像是一條蜿蜒的河道,越過橋底,在一片荷塘里邊消失,是養荷人,把這條詩意的小徑拋進荷塘里,想必是與青蛙一起吟詩去了。
  那天的我,只在橋的下面,不為荷,也不為荷岸的村舍,只為那只白色廢棄沙發而來,理由是我看了一部美國鄉村電影,他們場景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,只是我的這個場地,少了一棵藍色的蘋果樹,卻絲毫不影響整體的意境。
剪一段歲月的時光原文來自:作文章:zuowenzhang.com剪一段歲月的時光 剪一段歲月的時光
  正午的陽光是白花花的,橋下的陰影處,一層淡淡的塵煙,那樣的淡煙是老去的光陰。綠色的植被,在這樣的光影下,顯得有點小老人的安詳,那一天的芒花倒是意氣風發,揚起高傲的頭顱直面橋頂,絲綢般的穗子,如同外婆發髻上的銀簪,我叫不出來名字植物,有著藤蔓一樣的鋪地,南面來的風很大,把大片的藤葉吹得巍巍顫顫,記得外婆皺紋的笑臉就是如此般的慈善,我的那只沙發,白色的,自然是破舊的,安詳的躺在中間,是那么的耀眼呀!寫到它的時候,我的筆便也踽踽起來,它就像恩萊的那棵藍色的蘋果樹,孤獨得有些垂淚,我不得不另起一行再來寫它。
  沙發的白已經腐蝕了,塵埃一層又一層落在上面,已經有了銹斑,幾處破洞,里層的海綿也是空洞的,幾根原木露了出來,我想到了恩萊那種健壯,是老了的體魄,它是什么時候落在這里獨守日辰星月到滿目瘡痍,可是我,卻那么的喜歡,輕輕走到它的身邊,撫摸著它歲月的痕跡,一次次燙貼我手心的溫軟,它一定有故事,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,有人說,有故事是多么的神秘呀,不要去把故事說出來,才是最美的想象。其實想知道它很簡單,只要去問問養荷人,便可知,可是我不想真正得到這個故事,它就是那棵藍色蘋果樹,在簡潔的時光里,緩緩的老去……
  那一天的我,著了一襲醬紫色的長袍,面色沒有妝容,光嗮的黑斑,零零星星落在臉頰上,只是一頭的長發,還是可以迎風飄逸著,我感覺就這樣素顏著坐在上面,才是最好的和諧。正午的陽光,在橋的縫隙里,穿透到我的頭發上,我的頭發便也漸漸銀白了起來,不經意間拿了一頂好看的帽子戴上,潛意識是害怕某一天真的老去么?
  我說:“我開始老了,在你的鏡頭剪一段歲月的時光”,夏蟬忽然在不遠處的白楊樹上唱了起來,聲音好年輕,荷塘里的蛙聲,咕咕——咕咕——咕咕——越來越弱,它該是老了的蛙,我想到了張愛玲“哽咽”的日色,她是殘照,我是什么“照”,一棵藍色的蘋果樹,在那美國的鄉村里,恩萊依著它幸福優雅的老去,此刻我是否可以象恩萊一樣,淡然優雅的老去?所有的景是話外,“剪一段歲月的時光”才是我今天要的主體,沙發成了我的故事,在這《夏之一日》里……

傷感原創文章推薦

  • 漂泊的旅途,云淡風輕
  • 我的心已被割破,流盡的不是血,是愛你的錯
  • 前世我欠你一滴淚
  • 情花,盛開在懵懂的似水年華
  • 彼岸花開謝,望川水東流
  • 你結婚了,但是你卻沒告訴我
  • 一個人,一座城,一生疼
  • 誰用快樂唱著我的寂寞
  • 這樣的夜,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失眠?
  • 你以為還會遇到另一個她
  • 再回首時,短短的一瞬
  • 一朵花的葬禮
  •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
  • 容易受傷的男人
  • 告訴自己,風雨再大也要勇敢的前行
  • 過去的年少輕狂,曾經的曾經
  • 1分赛车5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