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作文章網
菜單
app 換背景

開在墻角的牽牛花

發布時間:2015-09-05 08:57:48
主頁 > 文章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文章 > 開在墻角的牽牛花
正文共2708(過濾空格、圖,但標點、數字占一個字)
tag標簽:墻角牽牛花

“咚咚……咚咚……”

茹萍伸出稚嫩的小手,剛要采一朵爬在墻角的牽牛花。耳邊突然響起棍子猛力敲擊地面的聲音。茹萍直起身子尋找著聲音的來源,從墻角對過的大門口,無意間看到一雙空洞的眼正朝這邊怒視著,她不自覺地緊張恐懼起來。與她對視的是一張陌生的男人的面孔,約六十多歲,身著青棉布上衣和褲子,左腳穿一只加棉的布鞋,右腳卻穿了用黑色輪胎外皮做的涼鞋,面無表情地坐在院子中央的一棵棗樹下的馬扎子上。他右手緊握著一根彎彎曲曲的木拄棍,仿佛要痛揍她一頓,嚇得她拔腿就跑。

剛剛邁進11歲門檻的如萍,還從未見過如此跋扈怪異的老人。

她氣喘吁吁地跑到自家門口,倚在大門框上,心里依然惦記著綻放在墻角的那一朵朵藍色的牽牛花,淡雅沉靜,宛如一個個小喇叭,仿佛要奏響夏日的午后。她慢慢地順著門框坐到門檻上,望著眼前一排排再熟悉不過的土墻老屋,心里充滿了迷惑,自己土生土長在這個村子里,卻從來沒聽說有這樣一位老人。

“茹萍……茹萍……”妮子從東邊的胡同里,邊跑邊喊。她只顧沉思,竟然連小伙伴的喊叫聲都沒聽見。

“發什么呆呢?茹萍。”妮子嘮叨著坐到她的旁邊。這時,她才回過神來。

“你見沒見過對面胡同里住著一位怪異的大爺?”她握住妮子的手急不可待地等待回答。妮子比她大兩歲,她們是前后鄰居,又是一個家族,自然非常親密,在一起無話不說。

“沒見過,只聽俺娘說起過此人脾氣暴躁孤僻,很少與鄰居們接觸來往,整天窩在家里,如同與世隔絕,時間久了,村里人仿佛把他給遺忘了,很少有人提起,或許也不愿意提起。”妮子邊說邊嘆息著,好像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

“為什么會這樣呢?”她追問著妮子。

“我也不清楚,大人們又不愿意多講。”妮子無可奈何地邊說邊望著眼前地上一群烏黑的螞蟻,忙忙碌碌地往返著,如同出勤執行艱巨任務的士兵。

茹萍又陷入了沉思……炙熱的天氣籠罩著村莊,人們都躲在家里睡午覺。只有蟬不知疲憊地鳴叫著,吵得小小的村子不得安寧。茹萍很喜歡自己的小村子,家家戶戶土墻草頂的老屋,看上去破舊不堪,但也有一定的優點,冬暖夏涼。村前有一條彎曲的小河,清澈見底的河水從西向東緩緩流淌。河岸兩邊成片的楊樹林,把村莊包裹得像一座美麗的綠色莊園。

每到夏天,她經常跟妮子一起,挽起褲角在清涼的河水里與魚兒追逐嬉鬧,玩累了,玩夠了,再去楊樹林里粘知了。這里成了她們的生活樂園,也成了她們的游樂場。

茹萍,性格活潑執著,越不明白的事,就越想探個究竟。好奇心使她再也按奈不住,站起來就往對面的胡同里走,“茹萍,快別去了,大人們都不愿意過去,你又何必呢?”妮子著急地喊她停下。她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,一直往前走,那藍色的牽牛花再一次吸引了她,上午路過胡同口時,就是被這難得的藍色吸引過來的。

八十年代的村莊,難以見到奇花異草,更別提玫瑰、牡丹等名貴之花。在茹萍眼里,這藍色別致的牽牛花,是夏日里的一朵奇葩,甚是喜歡。她悄悄地把臉伏到牽牛花上,親了親它。然后躡手躡腳地扶著大門口的門框,再一次伸著頭往里瞧,小小的院子空蕩蕩,老人已經離開,只有馬扎子在原地承受著烈日的烘烤。

這時,妮子悄無聲息地走過來小聲說:“茹萍,回去吧!萬一又被他發現,還不定又如何暴怒呢!”

茹萍被妮子拽著回到家里,母親站在院子里揉著惺忪的睡眼。“大熱天的,你們這是去哪兒瘋了?”母親邊數落著邊走到筐簍前,打算挎起筐簍去花生地里拔草喂驢。

開在墻角的牽牛花原文:作文章網:www.69478188.buzz開在墻角的牽牛花 開在墻角的牽牛花

“娘,我也跟著您去地里拔草吧?”茹萍拽著母親的衣角撒著嬌。

天氣還很悶熱,母親心疼女兒,執意不讓跟隨。母親走后,妮子也被大姐秀喊去地里拔草了。

茹萍,獨自一人在院子里徘徊許久,心里悶得慌。忍不住再次悄悄來到對面的胡同里,墻角的牽牛花已沒了上午時的嬌艷,有些皺合,眼看就要凋謝,心里不禁失落起來。情不自禁地往院子里張望著,離棗樹一米之外,老人側躺在了地上,好像是被跟前的一塊小石頭絆倒了,拐杖橫躺在腳下,令人心生同情。她顧不得多想,迅速跑過去,雙手抱著老人的胳膊往上扶。老人的臉始終陰沉著,但沒有拒絕。她把拐杖放在老人的左手里,然后她再用力拉著右胳膊,扶起老人時,早已累得滿頭大汗。老人左腳有點殘疾,腿腳不太利索,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坐到馬扎子上。

“坐吧!”老人指著旁邊的小板凳,示意茹萍坐下。簡單的兩個字包含了謝意,只是臉上還是麻木冷淡的表情。

“謝謝!大爺……”茹萍還想再說點什么!可老人板著臉緊閉雙唇,她把到嘴邊的話又咽回肚子里。院子里一下子恢復了原來的沉靜,只有幾只蟋蟀不知道躲在何處,不停地在鳴叫。她害怕這種沉默,怕極了無聲的相處,想站起來回去,腿卻累得像灌了鉛似的挪不動,只能不動聲色地坐著。

老人動了動身子,蜷了蜷左腿,臟兮兮的棉鞋從腳上順勢掉了下來,一下子裸露出了怪異的左腳。茹萍慌忙站起來,幫老人撿起棉鞋,正要幫他穿到腳上,卻看到了一只沒有后跟的腳,看上去丑陋瘆人,嚇得茹萍的手有點顫抖,鞋差點掉到了地上。她深呼吸著使自己鎮定下來,慢慢地幫老人把棉鞋套到腳上。然后低聲說了句:“大爺,我該回家了。”

“再坐會兒吧!”老人語氣不再生硬,倒希望她能再陪他一會兒,眼里充滿了善意。茹萍沒有坐回到板凳上,而是站在老人面前,眼睛一直沒有離開老人的左腳,心里還在發怵。老人看出了茹萍的心思,接著不緊不慢地說:“我二十歲那年,鬧饑荒,家徒四壁,糧食吃完了。然后吃草根樹皮,不然就會餓死,我父親就是活活餓死的。”說到這里老人深深地嘆了口氣,那不堪回首的往事,好像觸動了老人最痛的內心,眼睛有些潮濕。茹萍瞪大雙眼期待著老人繼續講下去。這時,老人頓了頓接著又說:“吃都吃不上,何況穿了。一年四季光腳丫,那年秋天,去地里刨玉米根,等到冬天燒火爐用,不小心扎傷了腳后跟。當時沒及時消炎處理,慢慢地化膿感染并且腐爛。因沒錢治療,整個腳后跟爛掉了,這只腳從此成了殘疾。”聽著聽著,茹萍眼里噙滿了淚水,突然覺得這位鄰居家的大爺很可憐,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惡。

“大爺,您一直自己一個人生活嗎?”茹萍的臉上還掛著淚水。

“唉!我的腳殘疾后,地里的重活干不了了,走路又瘸,哪有姑娘肯嫁給我啊!這些年來一直靠村里救濟糧食過日子,餓不死就是萬幸了。”老人嘆息地說。

茹萍心如潮涌,忍不住再次淚流滿面。不知不覺,他倆融洽地聊到了太陽西落。“大爺,進屋吧!馬上黑天了。”茹萍把老人扶進簡陋陰暗的土屋里。

在回家的路上,茹萍心想:如果時間再拉長一些該多好啊!這樣就能夠多陪陪孤單的老人。牽牛花也不會那么早枯萎了,為他家清冷的門前再增添一絲生機。

第二天早上,茹萍早早地來到老人的家門口,老人站在院子里,干瘦的臉上掛滿了笑容。

“大爺,早啊!“

“是啊!丫頭。”大爺親昵地回答著。

然后,他回過頭去,指著墻角盛開的牽牛花說,“你看,花開得多好看啊,去采吧!”

原創精選文章推薦

  • 浪漫是一種心態,生活需要浪漫
  • 紫荊陌路上開出的花
  • 我想去流浪,只要有你在的地方
  • 致我們死去的青春
  • 煙花易冷,誰陪我滄海桑田
  • 蘸著淚水為你寫下思念的詩行
  • 時光歲月蒼涼無際,背影模糊卻漸行漸選
  • 相逢一刻,印象一生
  • 突然想起了海子
  • 縱橫三少:回到最初
  • 初春小語
  • 荷香吐蕊的季節,又念起紫屏園那一湖碧荷
  • 輝煌的賽道 圓夢成長道路
  • 五月的康乃馨送給母親
  • 在高考前夕給女兒的一封信
  • 家鄉的香椿
  • 1分赛车5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