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作文章網
菜單
app 換背景

爛漫“星期五”笑傳

發布時間:2015-09-05 08:56:49
主頁 > 文章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文章 > 爛漫“星期五”笑傳
正文共2017(過濾空格、圖,但標點、數字占一個字)
tag標簽:爛漫星期五

說到星期五,人們會自然想起“黑色星期五”,讓你的電腦中毒,摧毀你電腦中的所有程序,讓你暴躁,使你發瘋,叫你束手無策。可是,本文的“星期五”不是星期五,是個開心寶。誰要見到他看了想笑,聽了要捧腹,有幸被他罵,既想笑又想哭,久了也中毒。

幾年前的一個星期五下午,一個大約一米五左右的老男人,光溜著頭,上身穿著緊身的咖啡色中山服外罩,上口袋里一邊揣著一包香煙,遠遠望去鼓鼓的,腳穿一雙白色運動鞋,看背影與走路的姿勢,像個十四五歲的少年,所以,同事們無論大小都管他叫小鐵錘。今天他格外有精神,興沖沖地來到校園門口,大院的門已關了,他大聲沖著崗亭里的門衛叫道:“張姨娘,張姨娘,把門打開。”張門衛也是個禿子,忌諱人家說短,可小鐵錘說他,他也無奈。平時,他帶頂帽子,別說是臘月,就是六月也是帽不離頭,好的一杯酒,人稱張不倒。今天中午他喝了些酒,故意裝慫,不搭理小鐵錘。

“喲,姨娘,人說你張不倒,還真的瞻不到啊?喊你這么多聲,還沒出洞房啊?”

“嗤,還把我比作女人,看你那小模樣還真像個女人。”張不倒說話間已經瞥準了小鐵錘上口袋里的兩包煙了。

“嗯,我是女人,你是姨娘,我們兩個差不離。”說話的同時,小鐵錘故意在自己的光腦袋上抓拃。

唰,張“姨娘”醉醺醺的臉此時更紅了,激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蹭蹭蹭,他從小崗哨里躥到大門口,將門打開,伸手去奪小鐵錘上口袋里的煙,小鐵錘趁張不倒彎腰的架勢,將他的帽子揪到手中,扔向地面,一個光頭頭猛地磕向另一個光頭兒,俏皮地說:“一個國王的頭殼像另一個國王的頭。”張不倒想當真,沒等他翻臉,小鐵錘雙手抓住那只伸進自己上口袋里的大手,大聲叫嚷:“張不倒調戲‘老姨娘’了......”

“鈴鈴鈴鈴鈴——”下課鈴響了。

經他這么一嚷嚷,二樓教師辦公室里的老師們,一個個走到走廊里來看熱鬧,黃校長也從校長辦公室里走出來觀風。此時,剛剛上完課的老師們陸陸續續地從各班的教室里走出來,涌向二樓大辦公室。

小鐵錘撒開張不倒,也向二樓大辦公室走去。他從口袋里掏出剩下的一包煙,麻利地扯開煙盒,無論男女,每人一只煙。有一位新來的女教師不接受他的煙,他硬是捉住她的手,強行把煙放進年青女教師的手中,說:“這是結婚的喜煙,你必須吸,吸后過些日子你也一樣。不吸不喜,不為人媳,嫁不了好男,只有癩痢。”他說話的同時,習慣性地將右手在腦門子上呼啦呼啦連抓幾下,粗短龜裂的四個指頭在油亮的腦殼上劃下了幾道印痕。他仿佛暗示,你就嫁我這個瘌痢頭吧。

“你們這里還有這種習慣?”新來的女教師望望大家都在笑,有的甚至笑出了眼淚,沒人回答她,只得無奈地把香煙點著,狠狠地吸了一口,嗆得咳出聲來。

當小鐵錘將煙遞向黃校長的時候,說:“校長,我還想請一個禮拜假。下個禮拜五接大家吃杯酒,到時在家恭迎諸位!”說著,他又抱拳轉身向大家一一拱手。

“不行,三天。你已經請了一個禮拜假了,這到底是你兒子結婚還是你自己結婚啊?”校長半開玩笑地質問。

“黃校長,我看你......你呀,胡子是黑的,又是兜山胡子,我也不知怎么講你好。”小鐵錘頓了頓說:“黑胡子刁,黃胡子騷,兜山胡子氣卵泡。原來你又刁又騷又是氣卵泡。”他沒好氣地說:“你不同意就不同意,怎么沒上沒下呢?”

大家笑得前仰后翻,校長覺得有些難堪,轉身向三樓校長室走去。小鐵錘緊跟其后。剛到校長辦公室,坐在校長對面的教導主任劉瞎子知道小鐵錘來了,故作正經地用左手扶了扶眼鏡,并順勢將墻壁的電燈開關按了一下,灰暗的辦公室忽然亮堂了。他一邊自言自語道:“嗯?今天這個燈泡怎么這么亮?”同時,他詼諧地用手一指剛走進來的小鐵錘。

“戳瞎你痢眼,你把王禿禿當成燈泡泡了,真是兜山胡子吹喇叭——毛鼓鼓(估估)。”說著,他又向黃胡子校長眊了眊,心里樂得像蜜糖罐,因為他一石二鳥,那油亮的頭上稀疏的幾根毛,仿佛都在笑。

爛漫“星期五”笑傳原文來自:作文章:zuowenzhang.com爛漫“星期五”笑傳 爛漫“星期五”笑傳

“算你狠!”校長的凳子還沒坐熱,忽而站起來,走出校長辦公室,又向二樓大辦公室走去。小鐵錘立即跟上,且邊走邊唱道:“校長走,我也走,我用畚箕扣你頭。”六七十年代農民賣豬,右手牽著豬,左手拿著畚箕,往城里食品公司趕。校長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無奈地走進大辦公室,小陳老師與校長他們擦肩而過,先到達大辦公室,問老王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,年長的幾位老師聽后捧腹大笑。

總務主任刁尚舟此時也在大辦公室,見小鐵錘黏住校長,便問:“你是不是請假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星期五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請婚假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小鐵錘——星期五——請婚假——”刁尚舟故意拉長聲音說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——”大家禁不住大笑起來。

“旺金呢,過端午,初七八呢,鬼講的唄。”小鐵錘終于鉆進了套子,失意地罵了一句。

校長說“是刁老師說的,但從你的嘴里吐出來的。”

“上周說的話,已過時,不算數哦。下周說話更不可能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大家又一次大笑,都說:“那就是你自己說的!”

從此以后,“小鐵錘”的名字被淡化了,漸漸地被“星期五”所代替。開始,大家叫星期五,“星期五”不搭理,時間久了,也就默認了。

原創精選文章推薦

  • 浪漫是一種心態,生活需要浪漫
  • 紫荊陌路上開出的花
  • 我想去流浪,只要有你在的地方
  • 致我們死去的青春
  • 煙花易冷,誰陪我滄海桑田
  • 蘸著淚水為你寫下思念的詩行
  • 時光歲月蒼涼無際,背影模糊卻漸行漸選
  • 相逢一刻,印象一生
  • 突然想起了海子
  • 縱橫三少:回到最初
  • 初春小語
  • 荷香吐蕊的季節,又念起紫屏園那一湖碧荷
  • 輝煌的賽道 圓夢成長道路
  • 五月的康乃馨送給母親
  • 在高考前夕給女兒的一封信
  • 家鄉的香椿
  • 1分赛车5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