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作文章網
菜單
app 換背景

長篇小說《相逢楊柳灣》第四章

發布時間:2015-09-05 08:55:50
主頁 > 文章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文章 > 長篇小說《相逢楊柳灣》第四章
正文共2278(過濾空格、圖,但標點、數字占一個字)
tag標簽:長篇小說相逢楊柳灣第四章

楊柳灣第二次村委會議以來,柳大水覺得肩頭的擔子增重了。以前擔任柳家灣分隊長,管好三百來人的事情業已足夠,而現在呢,身為楊柳灣一村之長,兩千多號人,總不能不管不問吧。

楊柳灣的工作開展,其實也不是想象中的容易。前任領導班子垮臺,原因種種。有的能力欠缺,有的貪污腐敗,有的工作過失,貽誤村子發展良機。甚至,還為后繼之人埋下隱患。

柳大水意識清醒,身為柳家灣的人,做事深思遠慮,過于袒護楊家灣或柳家灣的利益,后果不堪設想,有人趁機挑起矛盾,制造混亂局面,再狀告他個以權謀私什么的,可是吃不了兜著走。

田里勞作完,柳大水站在柳家灣的高崗上,看著灣里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。農忙的人們甩著響鞭,吆喝著牛兒,翻耕新土,準備播下希望,趁現在土壤墑情好,時令不容得耽擱。

柳家灣河堤上的柳樹舒展枝條,婀娜多姿,搖曳著鵝黃。樹木大部分是五六十年代種植的,當時為響應中央關于“建我家鄉、美我山河”的號召。由于年代久遠,有的樹木蒼老腐朽,有的仍然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1958年村里鬧饑荒,這些樹成了灣里的“救命樹”,大水清楚記得,那時自己才五歲,最困難時,灣里的人們把樹葉、樹皮都吃掉了。時間一晃四十載,歷史已遠去,留在心底的回憶卻是刻骨銘心的。經過四十年的風雨洗禮,老樹更老了,可楊柳灣的人們對它們至今有種特殊的情感。

柳大水絞盡腦汁,暫覺目前灣里脫貧依然沒有好出路。有人說,農民是田里扒食天生受窮的命,瞧瞧報紙上介紹的江蘇華西村,看看叱咤風云的吳仁寶,才不相信哩。

盡管省里一再強調縮小沿海與內地之間的差距,可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,沿海與內地的差距一天天在拉大,這是客觀存在的現實,就像中國大地的改革一樣,東西差異越來越明顯。有的地區已經達到小康,有的地區呢,甚至溫飽問題還沒有得到真正解決。

一個地區發展,受制于很多因素,政策、環境,項目,還有起步的資金,當然,還有思想觀念。

柳大水沉默良久。村委雖然成立了,但是總的發展規劃還未明確,依托現有的條件,是按部就班的種植糧食作物,還是老調重彈,繼續進行產業結構調整?

夕陽西下,柳大水扛著鋤頭向家中走去。推開門,妻子高鳳芹迎面說:

“小雷來信了,說這學期要補交一筆學費……”

“多少?”柳大水心底一沉。

“差不多一千呢。”鳳芹看著丈夫放下鋤頭,順手遞上一條濕毛巾。

柳大水擦擦臉,覺得清爽許多。姐弟倆一個在上海,一個在北京上大學,前幾天剛給小雷的姐姐小雨寄去兩千元,可如今,小雷也要……

“哎,伸手的一個接一個……”,柳大水心有不快。

“你今天怎么埋怨開來,前幾天還不是在夸姐弟兩個有出息……”,高鳳芹說著,邊解下圍裙,招呼著:“大水,準備一下,開飯了。”

長篇小說《相逢楊柳灣》第四章原文:作文章網:www.69478188.buzz長篇小說《相逢楊柳灣》第四章 長篇小說《相逢楊柳灣》第四章

“把那瓶二鍋頭拿來。”

“真是的,又要喝酒……”

不知不覺,清明節即將到了。這段日子,由于北方冷空氣常常光顧,天氣時寒時暖。村里一位老人講,有一年桃花快謝了,灣里還下過呢,可見天氣的變化無常。

本想在村委會議嶄露頭角的楊成強,這幾天同樣沒了轍。日子如行云流水淌過,眼下的問題仍然一羅筐。不久是農歷三月初八日,灣里一年一度祭拜土地神的日子。

年年祭拜土地神,不知何時,在灣里形成一條不成文的規矩。據老人講,差不多一百年的歷史,莊戶人祈盼好年景,燒香、磕頭、唱大戲,圖個風調雨順,圖個吉祥如意。文革時破四舊一度取消,“四人幫”跨臺后再度興起。

而且這幾年,頗有規模擴大之勢,因為類似活動不僅楊柳灣存在,周圍其它村莊也有。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現在祭拜的規模和檔次似乎與以前不可同日而語。漸漸,在十里八鄉掀起一股攀比之風。

為炫耀名氣,擴大影響,有的地方再搞幾場雜技,播放幾場電影,當然,農民在空閑之余放松無可厚非,可這給主辦方帶來多大的經濟壓力!尤其是近年,規模擴大,僅每年的祭拜費用就達到一萬多元,戶均四五十元。

這些花費大多分攤進村提留農業稅里面,一來楊柳灣沒有工礦企業,沒有其它經濟來源。二則鎮里不提倡這種民間活動,難以定性其性質,不屬法律管轄范圍,難以制止,故采取模棱兩可含糊其辭的態度。

剎住這種風氣,今年停辦!當楊成強涌出這種想法時,馬上分析它的可行性。假如集資這筆款用到教育上,至少可以翻建幾間校舍。接著,楊成強馬不停蹄地去各分隊長家征求意見。

當然,多數人持支持態度,說早就應當剎住這股歪風邪氣,也有人意見相左,拐彎抹角說只怕老年人反對哩。

村委會議表決時,堅持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,楊成強最后拍板決定停止祭拜。

果不其然,一連幾日成為林集鎮的頭條新聞,灣里由此議論紛紛,有褒揚村委班子的,當然也有貶責的:“楊成強,你逞能吧,土地神會對灣里進行報應的……”

畢竟,對楊成強持不滿情緒僅僅屬于少數,或許,一定程度損害到他們的利益,但多數還是理解支持。陌生的朋友,讀到這里,或許,楊成強的真正家庭背景或許你不太了解,筆者去過幾次楊柳灣,不妨為你透露一下:

楊成強,今年四十八歲,排行老二,曾經是名軍人。大哥楊成富,兒子天和、天玉均已成家立業。三弟成堅今年三十出頭,與兩個哥是同父異母兄弟,女兒雙雙六歲,兒子龍龍與璐璐同歲。另外,楊成強本家還有幾個堂弟,關系相對疏遠一些。

說起楊成強的家庭,其實還有點小小的不幸:兒子其風三歲那年,隨同他母親一同去頤和村姥姥家,由于雪天路滑,經過楊柳河橋頭時,母子兩人同時滾到橋下,重重摔在冰面上,自那之后,兒子其風的腿腳略微拐了。還有一個女兒其琳,出落的亭亭玉立,婉若一朵剛剛出水的荷花,現在林集和美食品廠上班。

最終,土地神的祭拜活動停頓,灣里的群眾褒貶不一。多數人比較認同,說新一屆領導雷厲風行,不隨波逐流,夸贊在他們帶領下,楊柳灣必將大有希望,大展宏圖。一時,美麗的贊詞淹沒了原本的嫌怨。

原創精選文章推薦

  • 浪漫是一種心態,生活需要浪漫
  • 紫荊陌路上開出的花
  • 我想去流浪,只要有你在的地方
  • 致我們死去的青春
  • 煙花易冷,誰陪我滄海桑田
  • 蘸著淚水為你寫下思念的詩行
  • 時光歲月蒼涼無際,背影模糊卻漸行漸選
  • 相逢一刻,印象一生
  • 突然想起了海子
  • 縱橫三少:回到最初
  • 初春小語
  • 荷香吐蕊的季節,又念起紫屏園那一湖碧荷
  • 輝煌的賽道 圓夢成長道路
  • 五月的康乃馨送給母親
  • 在高考前夕給女兒的一封信
  • 家鄉的香椿
  • 1分赛车5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