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作文章網
菜單
app 換背景

木子花飄香

發布時間:2015-09-05 08:54:48
主頁 > 文章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文章 > 木子花飄香
正文共2701(過濾空格、圖,但標點、數字占一個字)
tag標簽:木子飄香

一切都是在倉皇中開始的,像逃跑。木子看著往日熟悉的巷子,到處寫滿字,到處貼滿紙,包括她家那扇木門上。像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事情,來不及讓人思考,甚至來不及讓人分辨到底發生了什么。彷徨、盲目充斥著每一個人的眼睛,而那些熟悉的目光似乎都在躲避,像躲避瘟疫一樣。

木子不喜歡這樣,他們都在躲什么?

木子跑過幾條巷子,去尋找昨日和伙伴丟在巷子里的笑聲。沒有人回應她,只有整日坐在在巷子口的拐子劉看見她跑過來,咧開嘴,露出兩排黑黃的牙齒。拐子劉在對她笑。木子細細的手指攪動著手帕,她從沒對拐子劉笑過,她討厭他嘴里看起來骯臟透頂的牙齒,讓人看了惡心。

拐子劉的嘴沒有閉上,就那樣笑呵呵地看著木子。牙齒還是那么黑黃,門牙上粘著一片韭菜葉子。如果在平常,木子一定會捂著嘴跑開。然而,今天,她竟然移不開一步。

“狗崽子!”巷子里,丟出一塊泥巴,不偏不倚打在木子的肩上。那聲音是木子熟悉的,她看著巷子里的身影,眼里除了悲傷還是悲傷,像那年丟了最心愛的小貓。一個人只有失去心里最在乎的東西時,才會有這樣不能言狀的悲傷,而這樣的悲傷是來自身體里每一個細胞,不斷地分裂著疼痛。

木子只能用哀怨的目光看著那身影,那個比她高出半個頭的男孩子。為什么要這么對她?木子更加快速地攪動著手里的手帕,她本想將這方寫著她名字的手帕送給他的。現在看來,不需要了。

趙文卓!木子不知道這個名字會在她的記憶里停留多久,但是,她知道,她看似真摯的友情,在鋪天蓋地的白紙黑字中,其實是一團渾濁的泥巴。泥巴打在木子身上,不疼,卻讓她難以承受這樣異常的臟污。木子用力擦著衣袖,越擦衣袖越臟,直到看不見衣服的顏色。

趙文卓嘲諷的目光在木子身上掃過,并快速地吸了吸垂在鼻子上的兩行清涕,趾高氣揚地從她面前走過。陽光如迷路的孩子,在云里飄忽,而風也像瞬間找不到了方向,一切變得凌亂,又格外清晰。木子定定地看著趙文卓在她面前走過,所有的思想都停止了,甚至呼吸。

拐子劉依舊笑呵呵地看著她。木子突然轉過身,沖拐子劉笑了笑,走到他的身邊。她清晰地看到拐子劉黑黃的牙齒缺著豁,牙縫塞著殘留的飯渣。

“木子——”遠處,是父親在叫她。

木子的腳步聲在巷子里回蕩著,一陣便沒了聲音。拐子劉看著木子離去的巷子,還在笑,口水順著嘴角流下來,滴在手里潔白的手帕上,手帕的一角,繡著兩個紅色的字——木子。

那天,她的手拉在父親的手里,一路跌跌撞撞,最后,被父親的大手舉到了卡車里,一個不相識的女人在上面接了一把。她依舊沒有弄清到底發生了什么,為什么好好的世界一夜之間便顛覆的面目全非,讓人無所適從。

軍用卡車的后斗里,很多人擠在一起。沒有人說話,每個人都低垂著頭,默默的,仿佛這個世界不在接受他們的言語,或者他們沒有資格再說些什么。木子靠在父親的身上,狹窄的空間里,她的腿一直彎著,無法伸開。父親也一樣沉默著,只是不時用手撫撫木子細軟的頭發。木子看向被擠成縫隙的頭頂,可怕的沉默,是不是像風蹂躪著每個人頭上的亂發一樣,正蹂躪著每個人的內心?父親干裂的嘴唇變得灰白,隨著汽車的顛簸輕輕地抖動著。木子有些害怕地拉緊父親的手。父親低下頭,她看到父親眼睛還是那么淡然,只是多了一層凝重。

就這樣離開了,沒有告別,也沒有送別。然而,木子想起趙文卓扔在她身上的泥巴,那個算不算是送別?還有她塞在拐子劉手里的手帕,算不算告別?算吧!木子迷迷糊糊地想著,趙文卓嘲諷的目光在腦子里慢慢變成一團迷霧散去,而拐子劉的笑卻越來越清晰,讓她在淺睡中不時地醒來。

木子花飄香原文:作文章網:www.69478188.buzz木子花飄香 木子花飄香

夜很快就來了。這是一個沒有月亮的夜,黑沉的天空似乎是壓著厚厚的云層,不見一點星光。沉默一直伴隨著一路車行,車廂里黑暗讓蜷縮在父親懷里的木子不敢睜開眼睛。如果沒有風的存在,她早就窒息而亡了。

卡車穿過小鎮,穿過荒野,在黑暗中沒有目地的狂奔。所有人都疲勞了,車廂里時不時會壓倒一片,招來一翻抱怨,抱怨過后,又恢復平靜。而夜,像一只野獸,在草叢里偷窺著,準備吞噬著所有路過的東西。這樣濃黑的夜,是少見的,木子甚至擔心天掉下來,而他們無處躲藏。偶爾一點光亮在路旁一閃而過,將夜撕開一道口子,瞬間又閉合上。然而,這一路,就這時不時的一點點光亮,不僅給司機,也給車上的人們帶來一絲希望。

父親用圍巾將她的頭包裹只留下兩只鼻孔,她又一次渾渾然然地睡著,然后醒來,再睡著。最后一次醒來時,他們已經走出黑暗,而她正安穩地睡在一間小房子里。

父親正站在一個木柜子前整理衣物,木子環顧了一下小房子,房子很簡陋,一張床一張桌子,最奢侈的東西,應該是透過窗子撒在屋子里碎碎的陽光了。

陽光也撒在木子的腳上,她感到一抹溫暖正在從腳底往上蔓延……

【二】

父親出門前,告誡她,不要走出院子,甚至不要打開房門。然而,這樣限制行動自由,對于木子來說,簡直是一種折磨。木子一會兒趴到窗前,一會兒在門縫處往外瞧,終究是沒有走出屋子。

書桌上的紙畫滿了看不出所以的條條框框,幾平方米大小的屋子布滿了木子的腳印。窗外,是怎樣的一個世界?木子將臉貼在窗子上,她看見不遠處的山,長這么大,她是第一次看見大山。山上擠滿了青翠的樹木,有幾只小巧的鳥兒快速地在樹頂翻飛。木子新奇的目光游離著,從山頂到樹林,從樹林到院子外的圍欄,從圍欄上攀爬的不知名的小花,到院子角落里一個小小的房子,木子的目光最終停在那個小房子上。那是一座木板做的狗窩,趙文卓家那只黃色的牧羊犬就住在這樣的房子里。

父親的話沒有擋住那座狗窩對木子的誘惑。

走出屋子,木子才發現,這間小房子包裹在青山里,陽光正在山體的縫隙里自由的游蕩。木子徑直走到狗窩前,她幻想著里面有個毛絨的、可愛的小家伙。但是,蹲下身將里面看了一遍以后,木子失望了。里面什么也沒有,連根雜草都沒有。

入了夏的山里,待在屋子里會有些陰冷,站在陽光下,卻會曬得鼻子尖上一陣就會沁出汗珠。木子站起身,漫無目的地在院子里走著。圍欄已經高過她的頭頂,上面蓋著厚實的青藤,青藤上點綴著紅色的喇叭花,除了那扇柵欄門上光禿禿的,可以看向外面,其他地方,她看不到外面任何東西。

柵欄門?木子飄過的目光快速調轉回來,不知什么時候,柵欄門外站著一個人。呃,是一個男孩子,和她一樣大小的孩子。光頭上泛著青光,兩只眼睛正直直地看著她,鼻子下吊著兩條清涕,隨著他的吸氣,一會兒竄進鼻孔里,一會兒又溜出來。趙文卓就是這個樣子。木子想起那條塞在拐子劉手里的手帕,很多時候,她看見趙文卓流鼻涕的樣子,都恨不能用自己的手帕給他擦了去。

木子幾步靠向柵欄,向門處走。男孩子看不見她的身影,隔著柵欄門使勁向里張望,他不知道木子腦子里正在醞釀著一個惡作劇。然而,木子眼看要靠近木柵欄門,卻看見那個光頭猛地縮了回去,她已經涌到嗓子眼的嚇唬聲只得生生吞咽回肚子里。

共4頁1234下一頁

原創精選文章推薦

  • 浪漫是一種心態,生活需要浪漫
  • 紫荊陌路上開出的花
  • 我想去流浪,只要有你在的地方
  • 致我們死去的青春
  • 煙花易冷,誰陪我滄海桑田
  • 蘸著淚水為你寫下思念的詩行
  • 時光歲月蒼涼無際,背影模糊卻漸行漸選
  • 相逢一刻,印象一生
  • 突然想起了海子
  • 縱橫三少:回到最初
  • 初春小語
  • 荷香吐蕊的季節,又念起紫屏園那一湖碧荷
  • 輝煌的賽道 圓夢成長道路
  • 五月的康乃馨送給母親
  • 在高考前夕給女兒的一封信
  • 家鄉的香椿
  • 1分赛车5码 体彩大乐透的玩法介绍 2008年上证指数 东方6十1哪个app 000002上证指数 七星彩最容易中奖方法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情况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0831014期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果一定牛 马云预测未来赚钱行业 比亚迪股票 快乐扑克多少期一天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排列五玩法组复式介绍 贵州快三一定牛经彩网 广东11选5中奖规则